主页 > R派生活 >【2018 SIHH】从60% 的Parmigiani 看品 >

【2018 SIHH】从60% 的Parmigiani 看品


【2018 SIHH】从60% 的Parmigiani 看品 【2018 SIHH】从60% 的Parmigiani 看品 【2018 SIHH】从60% 的Parmigiani 看品 【2018 SIHH】从60% 的Parmigiani 看品 【2018 SIHH】从60% 的Parmigiani 看品 【2018 SIHH】从60% 的Parmigiani 看品 【2018 SIHH】从60% 的Parmigiani 看品 【2018 SIHH】从60% 的Parmigiani 看品

大家买腕表,总离不开几个选择条件:外形、价钱、功能,从用家角度来说无可厚非。大家应该也会留意腕表品牌,但大多局限于品牌的知名度及保值能力,而品牌背后的故事或理念,却不会特别细究。Parmigiani 可能就是这样一个容易被忽略的名字,成立20年多,并非传统名牌,年生产量也只有约2000 枚。但如果你知道创办人Michel Parmigiani 创立品牌背后的故事和理念,对製作每枚零件的执着,你便会明白Parmigiani为什幺会受到业界敬重。

不畏萧条 坚持传统製表

Parmigiani这个品牌在1996 年诞生, 但真要数起来,故事应该由1974 年说起。当时亚洲石英机芯大量涌入,刚毕业的Michel Parmigiani 遇上瑞士製表业史无前例的危机,这种低成本机芯令传统瑞士钟表业措手不及。在萧条环境下,他不顾他人反对,在1976年在Couvet开办自己的製表作坊Mesure et Art du Temps,坚持以传统製表和修复为核心业务,当时他的决定几乎是业界异数。他曾说:「过去那些奇蹟般的钟表创作,正是我们的文化遗产。我想以传承这些遗产为基础,我怎样也不相信传统製表业就这样走向消亡。」Michel 明白传统製表工艺才是唯一根基,摒弃传统製表工艺才会导致灭亡,于是他全心全意埋首钟表修复的专业领域。同时,他开始用上自己对複杂机械的深厚知识,为收藏家设计独特时计。他的公司规模虽不大,但亦能稳定发展。

到1980年,Michel因钟表修复工作认识了Landolt家族,才成就了今日的Parmigiani品牌。作为Sandoz 医药集团(现为Novartis製药) 的继承方,Landolt 家族所持有的Maurice-Yves Sandoz 典藏怀表和自动钟藏品,其规模和品质在瑞士首屈一指,且收藏在Le Locle 钟表博物馆内。当时博物馆的馆藏修复工作由馆长Effrène Jobin 负责,而他正好在物色退休后修复工作的继承人。他把Michel 推荐给Landolt 家族,力说对方将藏品放心交给Michel 打理。事实上Landolt家族亦逐渐发现Michel 在钟表修复方面的专业知识和製表天赋,家族成员Pierre Landolt 于是游说Michel从他的小作坊迈前一步,创立自家品牌,实现製表梦想。1996年,Parmigiani品牌正式诞生。

设五厂房 专注生产每枚零件

山度士家族基金会Sandoz Family Foundation认为,若要建立一个正宗的高级钟表品牌,不能只是设计机芯,亦要生产机芯及机芯内所有零件,以求品质和工艺水準一致。于是基金会透过收购一系列优秀小型供应商,让Parmigiani 拥有自家腕表零件、表壳和表盘生产基地。Parmigiani 共拥有五间厂房,散落在瑞士不同製表地区,包括Jura地区Alle 的Atokalpa 厂房,主力传动轮系、齿

轴和微型齿轮的生产;Jura 地区Moutier的Elwin厂房,负责腕表零件的车削工艺,如平衡轴、螺丝等;位于La Chaux-de-Fonds的Les Artisans Boîtiers厂房,採用三维立体化的CAD 电脑辅助设计技术,以及CNC电脑数控机,切割及生产最複杂的表壳;品牌自家成立的Quadrance et Habillage 公司,则负责生产表盘;位于Fleurier 的Vaucher Manufacture Fleurier,负责研究与开发机、芯,并将其他厂房的零件组装,製成一枚枚複杂的腕表。可以说,除了水晶玻璃镜片、皮带和游丝外,Parmigiani所有腕表零件均自家製作。

其实坊间不少声称自製机芯的品牌,都会向其他供应商购买零件,而当中最常外购的便是齿轮和平衡轴。Parmigiani是少数拥有自家齿轮厂和车削工艺厂的品牌,虽然相比其他工序,该零件製作工序较为单一,而是次行程亦不够时间参观这两间位置较远的厂房,但不代表两者不重要,也可以说这些看似最简单的齿轮、螺丝等零件,才是最重要的部分。它们看似微不足道,却是每枚腕表所不能缺少的。齿轮、螺丝,跟表壳、表盘等腕表周边零件的生产程序一样,需要用到特别的机器和技术,亦因为机器成本高,利润亦不大,故此大部分品

牌会选择外购,而非自家生产。Parmigiani偏偏执着于自家生产这些零件,正是因为品牌对控制腕表品质的严格要求。

业界少有 一条龙产表壳表盘

这次我们参观的是其余三间厂房,换算作百分比的话,就是接触了品牌的60%。事实上,即使参观了所有厂房,也不代表能够100%了解Parmigiani,掌握品牌所有奥秘。Les Artisans Boitiers表壳厂和Quadrance et Habillage 表盘厂位于La Chaux-de-Fonds相连的建筑物内。前者负责生产不同物料与外形的表壳和表扣,如黄金、铂金、精钢等不同金属表壳,透过特定的製作加工技术,以电脑机器切割零件,再进行打磨、焊接表耳等不同工序。除了Parmigiani,Les Artisans Boitiers 也为其他十多个瑞士和德国品牌製作表壳。事实上,除了Swatch 集团、Rolex及Patek Philippe,只有Parmigiani最能接近完全一条龙生产表壳、表盘等腕表外部组件。Quadrance et Habillage 表盘厂跟Les Artisans Boitiers 表壳厂一样,同样先由电脑机器切割零件,再按需要进行电镀,并在铜製的表盘底板加上不同物料或颜色涂层,涂层厚度可以薄至1微米(即千分之1 毫米),非常精细。

Vaucher 厂房 由零见证机芯诞生

Vaucher Manufacture Fleurier是五间厂房中最重要的一间,可以说Parmigiani每枚机芯也是在这裏开始构思,并在这裏收集所有相关零件进行最后组装。一枚机芯,由构思、原形製作,到投入生产,按其複杂程度,整个过程可以长达三至六年。Vaucher Manufacture Fleurier 同样没有冠以Parmigiani的名字,因为这裏生产的机芯只有约3/4属于Parmigiani的,其余1/4的出品,属于Vaucher另一股东Hermes。

除此之外,Vaucher也为其他瑞士品牌製作机芯,但厂房製作的所有机芯都是品牌限定,不会出现混合使用的情。在这厂房,部分机芯零件会以激光切割的方法製成,然后由人手进行修饰打磨。简单如砂纸也有五种不同粗幼度,务求每个零件也能打磨得细緻完美。完成打磨后,零件便会送往组装。厂房内的製表师全经四年学徒训练,当中包括一年古董钟表修复,这也是Parmigiani跟其他品牌最大的分别——从修复古董钟表中学习。

致力守护瑞士製表传统

事实上, 除五间厂房外,Parmigiani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,就是在Vaucher厂房附近的总部和古董钟表修复中心Ateliers Horlogers de Parmigiani Fleurier。在修复中心内,有专责修复古董钟表的製表师,有古董人偶座钟展品,以及Michel 从各种古董设计中汲取灵感而来的创作。Michel 对于钟表历史保育一直不遗余力,附近的Maison des Mascarons博物馆正是由Parmigiani资助营运,介绍Fleurier 地区的製表历史。同样位于品牌总部和古董钟表修复中心旁的, 还有由Parmigiani 跟同样来自Fleurier地区的Chopard、Bovet 一同发起的Fleurier Quality Foundation。若机芯想要得到QF认证,需先通过COSC 天文台认证;通过Chronofiable 持久度测试(包括抗磁、抗震、防水等);在24 小时的Fleuritest 模拟人手动态测试中,达到每天误差只在0至+5秒内的成绩;所有零件均经过倒角处理和高水準打磨;腕表表头需100% 瑞士製造。因为认证的要求极为严格,Parmigiani 本身能通过QF 认证的腕表并不多,但作为该认证的发起品牌之一,可见品牌对腕表精準度的追求。由当初小作坊到成为今天独当一面的品牌,Parmigiani一直不忘传统瑞士钟表文化,藉修复古董、营运博物馆、腕表创作、建立新认证等不同方法,令製表技术能进一步发展,传承下去。这正是Parmigiani 的独特之处,在这科技、潮流愈变愈快的时代,尤其难得。

摄影:黄志东、Tung Cheung、品牌提供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